当前位置: yabo进不去文化报 > 历史

原创高速公路、铁路、不动产实名登记——秦人之先进及始皇之伟大,远远超乎你

作者:白鸽 ???栏目:历史 ???来源:营口热线 ???发布时间:2019-02-19 10:30

内容摘要:无论六国的遗民如何的不舍,历史的大趋势不可阻挡,天下必须归于一,尽快结束百年战国的变乱纷仍,使社会重回有序。有序的回归必须在强势的领袖指引下进行。这个领袖可以是道德楷模,可以是与天地相参的圣人,甚至可以是专制的恶魔,只要他能够确保整合的完成...

无论六国的遗民如何的不舍,历史的大趋势不可阻挡,天下必须归于一,尽快结束百年战国的变乱纷仍,使社会重回有序。有序的回归必须在强势的领袖指引下进行。这个领袖可以是道德楷模,可以是与天地相参的圣人,甚至可以是专制的恶魔,只要他能够确保整合的完成就行。

这,就是秦始皇嬴政的历史使命,就算恶名满天下,他亦虽千万人我往矣,毕竟统治一个如此庞大的帝国,是亘古未有的千秋伟业,没啥好犹豫的,摸着石头过河吧!

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大秦王朝建立,秦王嬴政更号曰“皇帝”,并废除谥法,从嬴政开始,称始皇帝,后世以数字计,为二世皇帝、三世皇帝以至万世皇帝,传至无穷。

名正言顺之后,始皇帝开始大刀阔斧,做千古未有之大改革。大体以下六点:

第一:废除施行了上千年的分封制,改用郡县制。

钱穆先生言:“谈者好以专制政体为中国政治诟病,不知中国自秦以来,立国规模,广土众民,乃非一姓一家之力所能专制。故秦始皇始一海内,而李斯、蒙恬之属,皆以游士擅政,秦之子弟宗戚,一无预焉。”

万里之地,皇亲国戚竟无寸土寸权,始皇帝的气魄,可谓大矣。这究竟是欲擅天下之利的君主独裁专制,是历史的反动;还是轻弱骨肉举贤任能,是历史的进步;大家自己体会。

第二:统一度量衡、法律、文字。规定车宽为六尺,六尺为一步,天下统一使用李斯所整理的小篆。

“度量衡”就不说了,“车同轨”对于车辆生产标准化及其轨道交通的发展也毋庸多言,光“统一文字”这一项,对中华民族的贡献就有够深远了,因为任何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都必须拥有统一的文字,盖只有统一的文字,才能产生统一的文化认同,就算时至今日,汉字也是联系世界华人的最大纽带之一。

第三:收天下之兵器,以聚咸阳,熔化之后铸成大钟,以及十二铜人,各重千石,坐高三丈,置宫庭中。

据说,此十二铜人的原型乃是蒙恬部将狄人阮翁仲。蒙恬军灭齐之后,应该没有立刻回咸阳,而是驻守在帝国北疆,防备匈奴。在一次与匈奴的恶战中,阮翁仲奋勇杀敌,最后身陷重围,十分惨烈的战死疆场!

痛失好友,蒙恬悲不自胜,他亲自将阮翁仲的尸首运回咸阳,表其功于皇帝。为了纪念这第一个为帝国捐躯的高级将领,始皇帝下令为其举行国葬,并仿阮翁仲形貌,收天下之青铜(时值秦代军事变革,秦始皇便借此机会收缴所有落后的青铜兵器,全军改用铁制兵器),铸成十二个巨大的铜人,廷尉李斯与大将军蒙恬亲题铭文曰“皇帝二十六年,初兼天下,改诸侯为郡县,一法律,同度量。”

据史书记载,此十二个铜人,直传至东汉之末,被董卓椎破十个,以铸小钱。尚余二个,晋末为苻坚所毁,这是后话。

第四:人口及土地普查。

秦始皇三十一年(公元前216年),始皇帝下令“使黔首自实田,并赐黔首里六石米,二羊。”就是让老百姓自报土地面积,开展土地普查运动,并赐给每一百户六石米、二只羊,以安土乐民。

不过始皇帝的好意老百姓似乎并不怎么心领,史书记载,这一年始皇方推恩,出行时就遭盗匪袭击,还差点丧命。

但不管怎么说,秦帝国在两千年前就实现了“不动产登记预约实行实名制”,这才能让秦始皇的各项伟大工程得以调动全国资源予以实现,其意义不言而喻。

第五:将天下豪富十二万户迁到咸阳,置于朝廷的监控之下。

天下豪富十二万户,这里面应该包括不少六国宗室,可怜这些从前养尊处优的“皇亲国戚”,所有本地业产,肯定是带不走的,只好贬价出卖,已大受损失,又被官吏驱迫上路,一路哭着被押送到了咸阳,无异递解人犯。到了咸阳,恐怕也没啥好日子,天子脚下的贱民而已。

这是一把双刃剑,好处是利于帝国暂时的稳定,坏处是咸阳人口暴增,造成粮食运输大成问题,且六国之“余孽”亦愈加憎恨“暴秦”,只等一个好机会揭竿而起。

第六:帝国交通网建设。

秦始皇二十七年(公元前220年),始皇帝派官吏前往各处,将天下险要地方所有城堡关塞,概行平毁,并分头治“驰道”于天下。自咸阳起,东至齐鲁,北达燕山,南通吴楚,作辐射形状,直达各郡,其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厚筑其外(路基高出两侧地面,以利排水),隐以金椎(用铜锤把路面夯实,以增加其密实度),树以青松,除路中央三丈为皇帝专用外,两边还开辟了人行旁道;每隔10里建一亭,以为驿站。

如果这些记载与数据没有问题的话,秦始皇建的这些驰道绝对不比当今的高速公路差。只可惜在后来的秦末楚汉战争中,这些“高速公路”大多毁于战火。老祖宗的这些超越时代的伟大成就,终究没能留下来让我们看到。

不过就在前几年,考古学家在河南南阳的一个山区发现了一个庞大的路网系统,经过C14的鉴定,这个路网系统大概修建于2200年前,也就是秦始皇统一中国的那个时间段。经过大规模的发掘以及深入的研究,专家们认为这是人类史上第一条“铁路网”!

显然,这条铁路网并不是由金属铸造,其建筑材料是木材。但是它不仅有路基,还有枕木,还有轨道!经过专家们实验,枕木间的距离正好适合马的步子!也就是说,这条轨道的修建,是为了让马车更好地通行。

怪不得王翦灭楚之战时能举六十万大军与项燕相持一年,原来帝国的补给运输能力已达如此先进之地步。

高速公路、铁路,两千年前的秦人,你们究竟想要给我们多少震撼才肯罢休。

然而,秦始皇修建的这个庞大而先进无比的交通网,同样是把双刃剑。

好处很多,第一:帝国不必四方驻兵,而可放心将军队主力集结在秦国本部,以遥控全中国局势。第二:便于始皇帝巡游各地,一览帝国山川名胜。第三:帝国道路网四通八达,带动商业旅游业蓬勃发展,想要富,先修路嘛!第三:古代农业生产落后,区域性的天灾时有发生,战国时各国连年攻杀,很难互相救济,最后苦的还是百姓,既然现在有了大一统的条件,秦始皇当然要贯通天下,使食粮流转自如,此举实大有益于苍生也。

事实上,发达的交通网是郡县制的基石,一人一姓之天下,缺乏足够的交通和通讯能力,就像一头大脑小得可怜的巨型马门溪龙,每一点反应都需要漫长的反馈时间。所以秦始皇耗尽国力也要发展交通,可惜后世朝代只继承了秦制而没有发展出秦代那样的交通网,于是一步步桎梏文明,睡狮千年。

但,坏处也大大,秦始皇的问题在于操之过急,不肯将包袱留给子孙,非要在自己任内搞定一切,结果导致,第一:劳民伤财,激化矛盾,使本来就不稳固的秦国江山危机四伏。第二:天下险要变通途,全国对内不设防,百姓造反也容易了。

我们看到,伴随着秦始皇的全方位大规模改革,帝国貌似强大了,却伤害了无数既得利益者的生存空间,这些失去了一切的亡国之民,将会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将始皇帝的一切梦想与丰功伟业摧毁殆尽。是的,如前所述,中国历史上所有激进的改革者都不会有好下场,即使号称铁血鸷悍的始皇帝,也同样不会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