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yabo进不去文化报 > 历史

萨苏:留美“幼童”,前仆后继为国捐躯

作者:沐瑶 ???栏目:历史 ???来源:营口热线 ???发布时间:2019-02-02 17:51

内容摘要:萨苏着名作家,深谙历史军事,日本问题专家。我和邓洁大姐识,是在一次留美学童后代的聚会中。留美学童,是中国第一批官派学生留学西方的行动,清政府试图借此推动富国强兵。这些学生中的詹天佑、唐绍仪、蔡廷干等在中国近代史上都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其成材率...

萨苏着名作家,深谙历史军事,日本问题专家。

我和邓洁大姐识,是在一次留美学童后代的聚会中。

留美学童,是中国第一批官派学生留学西方的行动,清政府试图借此推动富国强兵。这些学生中的詹天佑、唐绍仪、蔡廷干等在中国近代史上都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其成材率极高。而他们的后人很多也秉承着为国家做实事的传统,在各个领域做出自己的成就。比如邓洁大姐,便是举家随其父为国修筑兰新铁路而就此定居新疆的。

得知我对日本比较熟悉,她犹豫了一下,问我:“在日本,能不能查到一个叫邓桂廷的中国人的资料?1884年,中法战争的时候去的日本。名义上有人说他是去神户经商,实际上是执行任务,然后就在神户失踪了。”

“这个可有点儿久啊……”我很吃惊,一个中国人,1884年去日本执行任务,他能是去做什么呢?

我被唤起了好奇心,于是决定设法寻找相关材料,来探索邓桂廷的故事。

邓桂廷,广东香山人,是容闳组织的留美学童第二批学生,出国时年仅十三岁,曾就读于哈佛高级中学和史蒂文森理工学院。邓洁大姐,是他的侄曾孙女。

在中国留美幼童联络网提供的英文资料中,有记载邓桂廷回国后先转入福州船政学堂学习,中间与另一名同学陆永泉一起未毕业便“因故”离开,都分配到天津北洋系统。邓桂廷被委派到大沽炮台鱼雷局任职,而后“因业务”前往日本,并可能随即死于神户(没有确切的死亡日期)。

当时清朝顽固派对回国的留美幼童管束极严,那么,邓桂廷又怎么会神秘地前往日本,并死在神户了呢?

这件事,在向中国海军史研究会会长陈悦先生请教之后,有了一些推测——邓桂廷很可能是在从事早期对日情报工作中以身殉职,所谓经商或许便是执行任务的伪装。

我将这个推测告知了邓洁大姐,她叹了口气,说早就想到可能是这样了。邓大姐平静地给我讲述她的祖父,父亲如何把一生奉献给了中国的铁路事业,这让我十分感动——邓桂廷无论最终命运如何,他的后代都继承了他的梦想和努力。

感动,更因为在搜寻的过程中,我发现这批留美幼童中,尽管他们大多数是学习工程技术的,却在国家危难之际挺身而出,为国征战沙场,许多人以身殉职。

在中法马江之战前夕,7月27日,留美学童,福建水师扬武号巡洋舰见习军官黄季良把自己的一张画像和一封信寄给了远在番禺的老父,信中写道:“…… 望父亲大人勿以男为念,惟兵事究不可测,男既受朝廷豢养之恩,自当勉尽致身之义,犹记父亲与男之信,嘱以移孝作忠,能为忠臣即是孝子等语。男亦知以身报国不可游移胆畏,但念二十五年罔极之恩未报,于万一有令人呜咽不忍言者,男日来无刻不思亲,想亲思男愈切也。爰将平日绘成之貌,寄呈父亲见之,如男常侍膝前矣。”

这是一封绝命书,书信背后,是那一批中国人为国战死不归的决心。

那一仗,共有六名留美学童参战,他们中的四人——杨兆楠、邝泳钟、黄季良、薛有福战死沙场;那一年,他们回国才仅仅二十个月。仅得生还的两人容尚谦、吴其藻,在十年后又参加了甲午之役。

十年以后,牙山海战中,济远舰大副沈寿昌壮烈战死,他是甲午战争中阵亡的第一个留美幼童。

黄海大战中,致远舰大副陈金揆伴随舰长邓世昌猛冲敌阵,不幸军舰沉没,他和轮机舱所有官兵全部殉难,而直到致远舰沉没,露出水面的螺旋桨仍在转动!陈金揆也是留美幼童,这是第二个。

不久,广丙舰二副黄祖莲亦战死,这是第三个……

他们受到良好的教育,他们有的是机会在那个时代飞黄腾达,却以生命殉了自己的职责,让我们知道那一代中国人曾经怎样努力面对文明,去追求一个富国强兵的梦想。

这份感动便是探索的意义——也许我们寻找的方向上没有答案,但路边的风景同样充满魅力,让我们更加真切地理解人生的价值。在时间即将进入新一年的时刻,我为自己属于探索者的行列而自豪。

相关阅读